您當前所在位置 樂清文明網 > 文明閱讀
當代藝術“私人化”表達的平庸
來源: 樂清文明網 發表時間: 2016-10-09 15:04:00 編輯: 王吳越

  當代藝術的產生,其出發點是對前代藝術的價值觀和語言形式進行批判?,F在大部分當代藝術的批判性已經消失,只剩下越來越“私人化”的自我表達,對社會、政治和公共性的批判越來越少,至多是一種中產階層的無關痛癢的諷刺。 

  2015年,威尼斯雙年展的現場。 

  以西方藝術為基本模式的當代藝術已經全球化,過去十年世界各地著名美術館及重要的大型國際年度展,如威尼斯雙年展、卡塞爾文獻展以及亞洲的光州三年展正在普遍出現一種“平庸”的當代藝術。二十年前,能夠達到這種創作水平的藝術家還不是太多,現在每個洲、哪怕是在非洲,都能找出這樣一大批藝術家:他們都非常熟悉觀念藝術、波普藝術、新媒體藝術、貧窮藝術、新表現主義、抽象藝術的各種語言。近二十年大部分當代藝術形式都是這些藝術形式的元素組合,看不出有任何創新之處。

  當代藝術的產生,其出發點是對前代藝術的價值觀和語言形式進行批判?,F在大部分當代藝術的批判性已經消失,只剩下越來越“私人化”的自我表達,對社會、政治和公共性的批判越來越少,至多是一種中產階層的無關痛癢的諷刺。某種程度上,當代藝術成了一種有“前衛教養”的藝術,但是很難再找到凡·高這樣有宗教激情的藝術家,波伊斯這樣具批判性的知識分子藝術家,或者培根這樣有“骯臟”美學的藝術家?,F在“骯臟”的美學也成了一種“新唯美主義”。當代藝術近二十年處于停滯狀態和“平庸化”,其原因還是在于人類的社會模式及關于人的看法沒有根本突破。 

  有“骯臟”美學的愛爾蘭畫家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肖像研究》。 

  在亞洲,“人”的概念正在走向極端虛無主義的、大都市社會的“私人”,如村上春樹的小說、荒木經惟的攝影。這種“私文學”、“私攝影”,已經徹底拋棄了啟蒙主義以來賦予“個人”的一切特征,比如歷史意識、觀念、社會責任、他人、知識分子的批判性、烏托邦及其創造性,人們只關心、表現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注重跟自己親近過的一切事情。一切抽象的、烏托邦的、社會性的乃至間接的經驗都不再被關心。

  從啟蒙主義的“個人”到全球資本主義都市下的“私人”,這一轉變體現出這個時代人們內心的不確定感,只有直接與己有關的才是真實可靠的。這種“私人化”也越來越成為當代藝術表達的普遍趨勢。藝術家似乎暫時失去了對世界的生存模式及“人”的解放的想象力和信心,而只是流于被時代潮流“侵入”后的私人領域的自我記述,當代藝術就跟私人日記一樣。年輕一代的藝術現在也越來越“私人化”,對于年輕藝術家來說,一切自我和社會的快速變化,都沒有一個新的世界觀和“人”的概念可以去判斷和解釋,他們能把握的只是“私人”領域的記憶和表現。

  當代藝術的未來需要新的“人類”定義,這不是對都市中產階層的現實狀態的描述,而是關于“人”的解放的新定義。在越來越孤獨化的“私人”和社會之間,人們需要重新強調“社群”意識及與他人至少構成一個相對松散的共同體的重要性。這個“社群”意識及“散漫”的共同體,不同于相對于“私人”和組織化的機構之間的公民交流形態:比如互聯網上的QQ群,網絡就某一事件出現的專門的臨時性網站,臨時的聲援性或抗議性的電子簽名征集。(作者:朱其)

附件:

俄罗斯女人XXX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