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 樂清文明網 > 文明閱讀
“殘缺”中的美學意象
來源: 樂清文明網 發表時間: 2016-11-03 10:38:00 編輯: 王吳越

  “充滿了秘密和線索的48小時里發生的故事,緊湊而不停擺的時間線,讀者不但能夠從故事里獲得窒息一般的解密的快感,而且這不單單是一個懸疑故事,更是對于一個全球性問題的深深思索?!薄伴喿x這個故事更能使讀者內心更加明亮?!薄斑@又是一座懸疑小說里難以逾越的高峰?!焙茈y想象這些帶有著極高評價的贊語是出自《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那些一向眼光挑剔的書評人口中。而這居然還是一本新書——翹首以盼近五年的、來自這個星球最負盛譽的當代懸疑小說作者丹·布朗(以下稱“丹叔”)的最近作品——《地獄》。我曾花了約兩個月看完了這部小說的英文原版和中文翻譯版。而作為一個對于懸疑小說口味挑剔的讀者、同時也是丹叔的粉絲,我認為在這個蘭登教授的最新的冒險故事里,雖然有著不少的遺憾,但我看見了更多的是丹叔對于整個故事的情節線、主要角色以及整體立意的把控中的轉變,以及更多的,從美學角度上來看的提升。

  (一)“不圓滿”的故事線里的美學意象 

  很明顯的,《地獄》延續了丹叔在以往作品中善用的“雙(多)情節線”的敘事手法,并且大膽地在這部新作中加入了大量的屬于不同人物的回憶線,卻未顯凌亂。所以可以說,這是他在新作的敘事手法上的一大提升,大大增加了故事的飽滿性,又將第三人稱的寫作手法之優點發揮到極致。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處是這里——與丹叔之前的代表作品《天使與魔鬼》和《達·芬奇密碼》等大相徑庭的是,可以說也是非常成功的一個亮點——即丹叔在故事發生在威尼斯以后的情節中巧妙地穿插了對于佐布里斯特和FS-2080的往事的描寫。

  那是兩個天才的羅曼史,從初遇到相伴,最后結束于令人傷悲的巴迪亞塔。他們兩個人的愛情——其實我是不愿意用這樣簡單的詞匯來描寫他們之間的感情的,因為我在丹叔的描寫中感受到那是早已超越愛情的一種情感。他們是擁有相同理想的友人、英雄惜英雄的靈魂伴侶、最親密的師徒和同事以及彼此最珍貴的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愛人——完全不同于我之前所讀過的種種。比夏洛特·勃朗蒂筆下的簡·愛與羅切斯特先生的相伴相依更多一份擁有共同理想的惺惺相惜,比加西亞·馬爾克斯筆下的何塞與烏爾蘇拉的擁有共同理想中的惺惺相惜更多一份分享秘密的無言默契,比帕特里克·莫迪亞諾筆下的博斯曼斯與瑪格麗特的分享秘密中的無言默契更多一份“相伴走過漫長歲月”的真摯與單純。

  六年相互陪伴也許在資深言情讀者面前算不了什么,總共敘寫不超過兩章的愛情線也實在可算得上是不能再次要的情節,但是丹叔在真正寥寥無幾的文字里用飽含深情的簡單詞句將佐布里斯特和FS-2080之間的難言的愛勾勒出一種殘缺里的美。暴風雪里的初次遇見,殘缺一份緣分和時機中的恰到好處,但卻倍感浪漫而溫馨;巴別塔頂的告別,殘缺一份圓滿和互相諒解的好聚好散,但卻在無奈里透出一股凄美的畫感。在這份以悲劇結尾的愛情里,他們殘缺了不僅僅只是一個大團圓結局,還有太多太多,但這條敘事線里他們曾經因為同樣的理想走到了一起,默默陪伴,靜水流深;他們也因為同樣的理想選擇了最終放手,不畏懼死亡。一個無解的輪回,令這份美感,更為深刻。

  所以在這個故事里,佐布里斯特選擇了以最慘烈的方式成為理想的殉道者,而FS-2080則最終選擇了以最無私的方式成為佐布里斯特遺愿的守護者。在他們的感情里,這樣追逐的姿態代表著最終的天人永隔,但我認為這就是這份感情的絕美之處,為了更崇高,分離,無怨無悔,并且永遠銘記。這也是所有故事線中最能夠體現“殘缺美感”的一處,感情和美感交織、并且真摯流露,卻也不搶去絲毫主線立意的風頭,是丹叔在這部作品中敘事線里的一大飛躍。

  (二)“不健全”的主角人格里的美學意象 

  提到《地獄》里的各個主角的人格特征,我們很難總結出一些統一的特點,比如說單純的對于正派或者是反派的界定,我認為這里是不存在的。也許是對于所謂“反派”的人文主義關懷,丹叔對于各個主角的人格的刻畫,仿佛操持著手術刀的上帝,血淋淋地向讀者展示了一個又一個荒誕但卻真實人性的矛盾。人性的矛盾帶來了主角們面對著一次次選擇時候的矛盾——事實上在這里蘭登教授的符號學外掛真正成為了“超級配角”,更多的引人深思的、或者說是具有戲劇性沖突的美學觀賞性的,是每個角色在故事發展的過程里逐漸揭示的一樁樁陳年秘辛:無奈的死亡還是偉大的犧牲,人口增長的指數爆炸,黑死病與瘟疫清洗,超人類主義和WHO的賽跑... ...它們的交織,同時也反映出了丹叔在刻畫“不健全”的主角人格——也就是人格的殘缺——這之中所具有的美學特征。

  我們不難從佐布里斯特、FS-2080、辛斯基博士和教務長這四個主要角色的身上以及他們所擔負的情節中體會到“不健全”人格背后的美的展現:首先是佐布里斯特,他自命肩負起死神的責任,誓要以瘟疫的方法清洗世界人口,卻在巴別塔頂最后一刻眼神里,永遠帶著對于FS-2080的愧疚離開這個世界;FS-2080帶著復仇與懷念上路,欺騙蘭登教授只為了搶先找到瘟疫,從意大利到土耳其,卻在與教授同行的過程中感受到了許久未見的伴侶的溫暖,在最后一刻選擇了放棄仇恨;辛斯基博士更多是為了WHO和全人類的責任,她竭盡全力阻止佐布里斯特的瘋狂舉動,卻在得知真相的最后一刻選擇放棄無益的追究,如釋重負的結尾也是對佐布里斯特最好的告別;教務長則是販賣情報和唯利是圖的無心商人,但契約的精神并有讓他在看完佐布里斯特遺言之后選擇保護代理人的秘密,卻出人意料地因為——也許是惻隱之心吧,與辛斯基博士合作幫助教授去破解佐布里斯特所留下的謎題。每一個角色的人格里都或深或淺地埋藏著善與惡的兩面:誠信、希望、慷慨、正義、勇敢、節制與寬容,他們的性格深處埋藏著這些在《神曲·天堂篇》中提到的七美德;而驕傲、妒忌、憤怒,傷悲、貪婪、貪食及好色,這些在《神曲·地獄篇》中提及的七宗罪,同時也在他們的行為中有所展現。不健全即是殘缺,這種矛盾而復雜的美在整部作品中的人物刻畫方面被很好地做出了詮釋。橫向對比丹叔之前的作品,他花了五部作品來刻畫出一個個或是高尚、或是邪惡但皆取向完美的角色,猶如他在第五部作品《失落的密符》中所提到的安多羅斯心中完美的環點符,“完美”人格給人所帶來的是一種原始的審美體驗,而“不健全”人格中展現的真實與鮮活,這樣的審美體驗是“完美”人格所不具備的,并且也更加有利于作者情感的展示。與所有的藝術創作相同的,角色的塑造,從殘缺到具象,是寫作技法的提高;而從具象到“殘缺”,則是美學含義上的飛躍。

  (三)“不完美”的整體立意里的美學提升 

  如果說丹叔之前的作品中《數字城堡》和《騙局》是帶有美式諷刺的政治故事,而《天使與魔鬼》、《達·芬奇密碼》以及《失落的密符》(“蘭登系列”)則是哈佛教授的懸疑冒險之旅,那么同樣屬于“蘭登系列”的《地獄》,它不僅僅只是一個哈佛教授的懸疑冒險故事——教授的冒險故事在系列的第二部作品《達·芬奇密碼》之后便達到一個高峰,在此之后的作品中國難出其右——它顯得更出彩的地方,是在于故事起因里一個弗蘭肯斯坦式的瘋狂科學家對于解決全球人口問題的方式引起的一系列深思。

  人口問題、基因技術等的倫理道德問題,以及對于“為了100個人而殺死10個人是否合乎道德倫理”的辯證在整個故事的敘述中得到激烈的討論。當然在故事的結尾,這些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但是佐布里斯特的計劃得到了實施,全球都中了隨機激活的絕育病毒。最后辛斯基博士的話發人深省,既然已成定局,我們是否還要試圖挽回呢?如果說對于佐布里斯特的行為的辯證是故事提出的第一個質疑,那么辛斯基博士所代表的WHO做出的最后的決定,又提出了一個新的質疑,這明顯地展示了結局和立意的不圓滿。

  丹叔以他一貫的對于傳統宗教、哲學與倫理觀念的沖擊為這部作品的結尾畫上的“不圓滿”的句號,而立足于全球性問題這一背景的《地獄》在立意方面則是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這一次,蘭登教授最終沒有拯救危機,結局是殘缺的;而故事里,所有人對于瘋狂科學家佐布里斯特的行為的探討最終也無從得出結論,使得故事的立意也并不完整。殘缺的結局和立意的歸宿點在于對于傳統的倫理道德的質疑,這樣的沖擊極具藝術效果。并且,讀者在跟隨故事情節想象到當最后的人類浩劫真的發生,這種質疑給讀者的沖擊就更為可觀。所以可以說,這樣的不完整,事實上,也同時是一種美學層面上的提升。(浙江省衢州市第二中學:吳瑕漢卿)

  附:丹布朗最新小說《地獄》簡介:

  丹·布朗(Dan Brown)的知識懸疑新作《地獄》(Inferno),書名直接取自但丁的《地獄》。小說描寫了哈佛大學的符號學教授兼業余大偵探羅伯特·蘭登再度跨洋,前往意大利破案。蘭登教授莫名其妙卷入一場陰謀,一個美女挺身而出,兩個人亡命天涯躲避各路人馬追殺,蘭登教授不斷運用他的符號學和歷史文化知識破解謎團,最后謎底揭曉,而這一切都是在短短幾天之內發生的。小說一開場,頭疼欲裂的哈佛大學符號學家羅伯特·蘭登在一家醫院的病床上蘇醒,埋在各種管線與一堆醫療設備里的他發現自己失憶了。然后,他去了佛羅倫薩,隨之冒險在但丁、米開朗琪羅、達·芬奇等大師的作品間展開,其中的黯黑陰謀涉及人口爆炸、基因改造等現實問題。本書是繼全球風靡的《達?芬奇密碼》、《天使與魔鬼》、《失落的秘符》之后,丹?布朗對歷史、藝術、密碼與符號的運用的又一力作。這一次,丹?布朗再次選取這些標志性元素,精巧地編織出他迄今籌碼的小說——《地獄》。在但丁筆下,地獄是一個結構復雜嚴謹的王國,居住此間之物被稱作“幽靈”——那些困在生與死之間的無形幽靈。丹?布朗通過《地獄》告訴我們“地獄中最黑暗的地方是為那些在道德危急時刻皂白不辨的人準備的”。(來源: 人民論壇網

附件:

俄罗斯女人XXX极品